有一条小鲟鱼

【中二少年文风进化论??】
痴汉养成中,真心希望大家喜欢

墙头多,但现在不只爱布鹅
沉迷小英雄和相泽老师
有洁癖,写单cp时拒绝ky

谢谢你的关注,鄙人万分感谢。
在下只是个俗人,嫉妒心有,懒惰心也有。

望君莫白嫖,我一个冷圈之人,无欲无求。

 

【胡胖】戒烟和水果糖

写在前面的话:咳咳,好不容易三党放假可以稍微浪一会儿了!最近可以痛快玩几天了!求轻喷quq 还有OOC这件事也体谅一下quq 胖胖真的好萌啊越看越可爱!
小学生文笔【相信八一也写不出什么好粮【我走
以下正文

    打从那次金盆洗手,跟着Shirley杨混在了这万恶的帝国主义美利坚合众国后,不但人身自由没了,连最宝贵的精神象征烟也没了。但是Shirley杨苦口婆心说的话到现在仍能历历在目:

    “从今天起,既然跟着我,那就得听我的,呐,胡八一,把烟和打火机拿过来。”

    “干啥?”我当时脑子一时还没转过来,伸手下意识地掏口袋。

    “嘿嘿,胡司令,你这都看不出来,这是要赶尽杀绝啊。”没等Shirley杨答话,胖子就在那嬉皮笑脸了,明显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 “小胖别瞎说,人家Shirley才不是那种人。”虽然嘴上是这么说,但也多亏他这一提醒,我连忙护住口袋,“Shirley,你不会想让我戒烟吧?”

    “对,没错,你能不能不抽烟了?”Shirley杨双手抱肩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 瞧,这说话的口气,让我想起了当年和小丁在黄皮子坟的地下通道里对咱说的话: “你难道就不能少抽一点烟吗?”既温柔善良,又推己及人,不愧是女人中的女人。

    想到这,我又记起了当时的回答,觉得如今的场景也挺适用,便心不在焉地答道:“嗯。。。戒烟啊,其实一点也不难,我最近半年已经戒了一百多次了。”

    胖子嫌事不够大,又跑来插话:“我说杨参谋,老胡的烟瘾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治本不治根呐,依胖爷咱的见解,就该好好管管了。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。不是有句话说的好……”

    于是在他的一番苦口婆心后,我们俩的烟都被没收了。

    “小胖,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,现在好了,咱们漂落异乡,唯一能寄托一下乡愁的土烟都被帝国主义的女特务给缴了,你说,这下怎么办才好?”我和胖子坐在门口的楼梯上思考人生。

    “瞧你说的,我又不像你,干干脆脆地全交上去了,你以为都像你那么听话?”胖子拿手在我眼前晃晃,魔术般地变出了根烟,像是怕被我抢了,又连忙收回去了。

    “行啊王司令,瞒天过海的功夫挺厉害的嘛,来,借兄弟抽抽。还有,那不叫听话,叫听从组织上的安排。”我嘴里含着Shirley杨专门买回来给我们戒烟的水果糖,含含糊糊地说。其实这糖比当年用黄仙姑换来的那种好吃几百倍,可就是觉得嘴痒痒。

    “诶诶诶,别介,你借了会还吗?不是听从安排吗?那还抽什么,这都归胖爷我的了!”说完熟练地点烟吞云吐雾起来了。

    我在旁边只看得心痒痒,可胖子也被我抢精了,别过头,手里死死地护着烟,只好在一边眼巴巴地瞧着,等待时机。不过凭我对胖子的了解,抽两口就已经蒙了哪还记得旁边有人盯着他手里的烟。

    见时机成熟,胖子的注意力逐渐分散,我赶紧从他手里抢过烟,贪婪地吸了两口,顿时感到神魂颠倒,如坠五里雾中。
胖子这时也回过神了,看到烟被我抢了,也是急了,扑过来就要拿回去,还好我眼观六路,匆忙间让了一下。胖子手短,倒也没扑着,却一个重心不稳扑到我身上了。他那几百斤肉我倒不怎么在意,是胖子自个挣扎着要起来,一手搭在了我脖子上,我还得注意着别把烟扎到他脸上,结果这么一折腾,我们俩倒成了挺暧昧的动作——

    胖子一手搭在我脖子上,一手撑着我腿,半个身子趴在我身上,抬起头看我;我一只手由于担心胖子滚下去而抱住了他的腰,拿烟的手则高高举着,那时明时暗的红点在灯光昏暗的楼梯间里闪烁着,脸也正对着胖子由于喝多了酒而泛红的脸。

    突然一瞬的沉默,没有人打破。

    要是换平时,胖子早就大大咧咧地打混过去了,现在他只是眨了眨眼,意思是叫我放开他,顺便把烟也还了。兴许是酒兴上来了,看着胖子右眼皮上的泪痣一晃一晃的,心也跟着晃起来了。我没松开手,反倒更搂紧了一点。胖子吃痛,正想开口骂娘,却被我的嘴堵回去了。

    胖子的唇很软,带着酒味和烟草味,是我喜欢的味道,还很甜。原来之前光顾着烟了,忘了嘴里的糖了。胖子被唬住了,整个人明显僵了一下,两只眼睛使劲地张着,也忘了第一时间把我推开。于是我得以轻松地撬开他的嘴,伸进口腔搅动,顺利地把糖也渡了过去。

    见着胖子就要缓过来,我生怕他一个蛮力就把这美好时光打断了!连忙丢了烟,腾出来环住胖子的腰。也许是我的技术太好了【呸】,或者是胖子根本就没意识到,他眨眨眼,倒也没做什么,只是抱着我脖子的手用力向下按,嘴里也一下每一下地咬我的舌头。

    行啊王司令,没想到居然这么主动。

    其实我和胖子的关系中间就是所谓的隔着一层纱一样,但就是谁也不愿意捅破。一次次出生入死,我们是比兄弟还亲的关系。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,麻麻地有点慎得慌,Shirley杨听了,翻了个白眼,跟我说:“这叫恋爱的味道。”我本想坐下拉好好跟胖子谈谈的,可以对着那张脸,其实对我来说,是越看越有滋味,但跟一大男人谈什么“恋爱的道道”啊。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   或许今天这一吻,会划破这层纱吧。

    我心里不停地想着,嘴上也不甘示弱地与胖子撕咬着,有些贪恋地不肯与那两瓣软肉分开,直到两人脸都涨红,水果糖也因两人上升的体温而加快溶解,化开在舌尖上时,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那已经红肿的唇。

    胖子大口吸进空气,看来是憋得够慌,呼出的热气全喷我脸上,害得我又想进一步地发展。

    等着胖子逐渐恢复正常呼吸,脸也没有那么红的时候,他才轻轻推开我,起身准备回去。我愣了一愣,这家伙都被强吻了怎么还这么淡定,根本不是他的风格啊!

    那只被我扔掉的烟也早已燃尽,只剩一点灰在地上躺着,随时会被风吹散。

   “真是的,烟都浪费了。不过,糖还挺甜的。”胖子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,我借着灯光想要看清他的脸色,却因为他头发遮挡下的阴影而让人捉摸不定。

    “小胖。。我。。。”

    “喝多了对吧,没事,就当大家做了场春梦就好了。”第一次地,我听不出他声音里的感情。

    “小胖,真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 “好啊,你说我听。”胖子没了往日的嬉笑,转过身来却像个我从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 我竟出奇地沉默了,往日的长篇大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,脱口而出的却是:“小胖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胖子又懵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:“啥?!”

    “我说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“你再说一遍?我是不是耳背了?!”

    这次我没重复,直接拉他进了门,然后扑倒在床上,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。

    恩,水果糖很甜,可胖子更甜。

Fin.

写在后面的话:
    读完原著下来,感觉胖胖其实是一个心思其实很细腻的糙汉子。其实一直都很喜欢八一,被强吻了也要顾及对方的感受,害怕这只是单纯的酒后行为。别问我最后发生了什么,因为我真的不会写肉!!quq请大家自行想象,胖胖是很美味的!也别问我八一是怎么上胖胖的,相信胡司令有看过这一类的小黄本本!设定上请多多包容qwq

最后求评论求建议求关注www
感谢各位赏光qwq

  85 9
评论(9)
热度(85)

© 有一条小鲟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